[“三下乡”专题]虫儿飞虫儿飞,你在思念谁

[“三下乡”专题]虫儿飞虫儿飞,你在思念谁

发布时间: 2018-07-21

 

黑黑的天空低垂,亮亮的繁星相随,虫儿飞虫儿飞,你在思念谁,天上的星星流泪,地上的玫瑰枯萎,冷风吹冷风吹,只要有你陪,虫儿飞花儿睡,一双一对才美,不怕天黑只怕心碎,不管累不累,也不管东南西北……”,孩子们稚嫩的歌声回旋在新干县思源实验学校的上空,歌声中散不去的是对父母的思念,载不下的是盼亲归的愿望。

在免费师范生院“时代新学习,众创干改革”赴新干社会实践服务队开办的免费国学辅导班里,这样的留守儿童有很多。他们的故事就像亮亮的繁星一般数不尽、道不完。

715日上午,社会实践服务队的志愿者们在送别了国学辅导班的其他小朋友后,决定拜访小希(化名)一家。

志愿者跟随着小希、他的弟弟和奶奶一起前往小希家。一路上,志愿者一边帮奶奶拉着车,一边倾听着小希的故事。奶奶说,小希十分乖巧,会帮着奶奶做许多家务事,小小的身躯里面似乎藏着大大的使命。小希也有点轻微的自闭,不爱说话,但是在志愿者们到来的这几天里他十分开心,每天早早起床要去学校上课。说到自闭,志愿者们还是不免有些惊讶,初识小希时,他确实有点沉默,但却怎么也没有和自闭联系在一起。

这样的笑容,才对

国学辅导班招生的那天,是志愿者和小希相识的第一天,他和其他小孩子一样,黑黑瘦瘦的,眼中透着陌生和疏远,但不同的是送他来学校的是一位年事已高的奶奶。奶奶穿着一身橙色的环卫服,手肘以下截断的右臂夹着垃圾车把,另一只手拉着车把缓缓前行。只需一面,志愿者们便知道,他们的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艰辛。

事实也确实如此,这些年来,小希和他的弟弟一直是由独臂的奶奶照料着,小希的父母和患有心脏病的爷爷均在外地工作,尽管如此,奶奶作为环卫工人的微薄工资是他们生活费用的唯一来源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小希和弟弟也十分乖巧,每逢周末和假期,小希和弟弟就会跟随奶奶上街打扫卫生。因为乖巧,所以他们比其他孩子更加明白人情世故;因为懂事得太早,他们比其他孩子更加沉默寡言。

小希刚加入国学辅导班这个小团体时的确不爱说话,但经过几天的相处,小希渐渐和志愿者们熟识了起来,他的脸上也开始浮现出开朗的笑容,这样的笑容迷惑了志愿者们,认为小希已经从内心的阴影中走了出来,但一堂写作课,将他隐藏在内心的苦楚和委屈暴露无疑。

这节课是写作课,你们可以将自己想对父母说的话写下来。志愿者将作文纸发给了每一位孩子,希望他们能向自己的父母倾诉内心的渴望,希望能将自己多年的思念表达出来。

但当志愿者走到小希的桌前,却发现他只写了一句话。一句话能表达什么?当时的志愿者认为一句话最多只能表达自己的一点思念。

“你没有更多想对爸爸说的话了吗?”志愿者蹲了下来,尽量和小希保持平视。

小希沉默了。习惯了他开朗的笑容,如今再次看到他躲闪的眼神,志愿者这才想起来他还是那个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小希。

“那你有没有想和爸爸一起做的事情呢?也可以一起写下来,说不定就实现了呢。”志愿者以为为小希找到了继续写下去的主题,却不想小希摇了摇头,尴尬一笑,“能有什么事呀,他回来也是睡觉……”

声音虽小,但却一字一句地敲在了志愿者的心上。

“那……你爱你的爸爸吗?”志愿者问得小心翼翼。这种年龄的孩子内心最为敏感,志愿者担心他们父母的言行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孩子,如若孩子不再信任父母,不再爱父母了,那就是一场极难挽回的悲剧。

“爱的,我希望他们能快点回来。”小希再次笑了,真诚得没有杂质,这才是孩子该有的笑容。

不管累不累,只要有你陪

大概走了二十分钟,志愿者们来到了小希的家。木门,藤椅,厚重的电视机勾勒出了小希的家的基本面貌。志愿者们将牛奶,文具,书法用具和平时上课多下来的一些白纸作为礼物送给了小希。小希喜欢折纸,在得知志愿者们马上就要离开后,他便连夜折了几十个“鬼指甲”、千纸鹤和爱心。他将折纸平分给了每一位志愿者们,并执拗地要和志愿者们拍照留念,却发现家中的唯一一部手机没有摄影的功能。为了满足小希小小的心愿,志愿者们承诺会将照片寄给他们。

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在志愿者离开之际,志愿者在奶奶的要求下,给小希的爸爸打了一通电话,将小希的近况、小希的思念和小希的期望传达出去。在通话的过程中,志愿者惊讶地发现小希的爸爸竟不知小希近期的任何动向,并表示自己没有时间回家。一堆看似坚不可摧的不能回家的理由将志愿者们砸得晕头转向,却不知父母的任何理由在一句“不能回家”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。孩子们要的不是父母的借口,而是陪伴。

家访结束后,小希坚持亲自送志愿者们回到住宿的地方,还偷偷地和志愿者说,过一段时间他们要去妈妈那里。那时,小希的笑容就像初生太阳般绚烂,仿佛生活的艰辛和不易在这一刻化为灰烬,熔在了太阳的余晖里。

孩子就像天空中的星星,他们不害怕天空有多黑,却害怕没有发光的恒星给他们带来光芒。在孩子的小小世界里,父母就是他们的光源,不管宇宙有多大,不管东南西北,不管累不累,只要有你陪,他们就愿跨过银河,越过星系来到你的身边;所以,宇宙的恒星,能不能向他们迈进一点点。(文/图 免费师范生院团委 编辑/校团委新媒体运营中心)